☆≧光之森林聖池貓眼≦★

關於部落格
歡迎各位來我ㄉ版版簽簽唷^^~歡迎你們來到此寒舍,這是給各位吃喝拉撒睡的廢墟
  • 19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碎憶靈夢 【第一章】(1)

雖然不能當天使、惡魔,那當精靈怎麼樣?


我從床上驚醒。

又是這個夢?我睡眠惺忪的半張開眼。


 現在的我並不是精靈,只是個平凡的人類。


 為何我會有這種夢呢?我總是想著這個問題,想繼續想後續的夢,卻沒總頭緒......


......姐姐?你怎麼了?睡在我身旁的是我的雙胞胎妹妹。

抱歉,吵醒你了

 我們非常神似,個性卻成兩極化,就如同他是惡魔、我是天使;他很率真活潑,我卻沉靜冷漠......,不過這都是我們的表面,內心的我們又是另一面,所以沒有人了解過我們,連自己的親人都不了解,只有我們倆了解對方。

姐?你又夢到那奇怪的夢?輕拂過我額頭的薄汗,他關心的問。

我眼神渙散的隨意答道。

 這個夢只有我會做,我妹妹從沒做過,有時我會懷疑起,也許我真的是精靈?而我現在的面貌,只是個假象......

『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沒有那種夢?』他眼神黯淡的在內心說著。

......」我靜靜的看著她,等待他的下句話,雖然心裡早就知道他下一句要講什麼,但我選擇沉默。

「我好想要分擔姐姐的痛苦」她含淚哽咽的說。

我不喜歡講話,也不喜歡看她哭,所以用心語術回答她『嗯,別哭』。

 我們與生俱來的特異能力『讀心術』,這是我跟她共有的能力,至於其他能力就不同了。

 我無奈的微笑道,摸了摸她的頭說「不要那麼想」然後心語說『我不想讓你也痛苦』我憐憫的笑看著她。

 雖然每天總是說同樣的對話,但從來就沒斷過,即使那是非自己所願。

 雖然不是很悲傷的夢,但每夢到時就覺疲累彷彿體內的力量被抽走似的,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夢......,似平靜非平靜的心情是什麼?

「兩位小姐,早餐已準備好了,請梳洗過後下來」房門外的聲音突然響起。

「知道了,謝啦!阿德」出聲的是妹妹。

 阿德是我們家的管家,本名叫「德勞斯.列爾菲德」我們家世代的主人都是由他服侍的,一般人看見應該都會認為他只待在我們家族幾年而已,因為他的長相是非常人的面貌,那一頭銀髮束在耳後披肩,年輕俊俏的臉龐,一般女生看見應該都稱"美男子"吧?

 不過當我們知道"世代"都是他侍奉的,就絕對不會認為他是『人』了......,即使是以『人』的面貌面對我們。

 以前我們就曾問過他的年紀,那時他只意有所指的笑著:『小姐們,以後就會知道了』。

 知道......什麼?!說的這麼意味不明我們還能知道什麼?每次問他一些關於"結婚了嗎?"、"有跟愛人做過嗎?"、"年紀呢?"這些話時,他總是以一種奇怪的神情看著我們,或是用詭異的笑容回答我們。

 難道是我們問的很奇怪嗎?我總是這麼想著。

 也許當事者毫無知覺自己問的問題,總是帶有成年的成分在裡面。

 今天是學校第一天的開學日,絕對不能遲到!要不然肯定會被機車老師叫去"勞動服務"!

 吃完早餐就衝出門往學校去了,其實以我們家的狀況,坐一台百萬轎車都沒問題,可惜的是我們身處的學校是"普通"學校,不是貴族學校啊!

 雖然如此但是這學校也不是那麼的"普通"就是了......,據說晚上的夜校生全是一些不同世界的妖魔鬼怪來的,有時還懷疑這學校的校長並不是普通的人......,就像我們家的管家一樣,深不可測阿~!

 不過日校也不全是普通的人類就是了,也是有化身成人的妖怪,擁有異能的人類,就像我們一樣。

 現在的我們就是以非人的速度在衝刺,我則是以穿越所有物質的力量狂奔,我妹則是無視建築以飛簷走壁的方式,飛躍兩三個建築。

 到校門口後,又是一群驚訝的學生看著我們,當然不是我們使用奇怪的力量,而是因為我跟我妹長的那非凡人的美貌,就像被人精心細琢的完美品一樣,站在一起就像超脫凡俗的『天使娃娃』一樣。

 在學校算是出了名的校花吧?讓人不以為然阿......,不知道他們看到阿德又會是什麼反應?會造成轟動也說不定?

 不敢想像一群人猶如餓狼一般往我們撲來,地上捲起的滾滾沙塵、驚天動地的來潮就能想像那數目的可怖性。

 不去理會旁人的熱情目光,我們倆快步進入自己的班級,那裡雖然沒外面的危險性高,但『危險性』還是有的。

 比如一開門就被自己的好友撲倒。

 我踉蹌了幾步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無奈的看著她,在這班上只有他會這麼『大膽』地撲我了......,每次撲我都會有一陣驚呼,當然這是在走廊上的學生而言,班級內的大家早就習以為常了。

 「啊啊!!蕾都只抱我姐!」看見妹妹激動的神情,我只白了他一眼,顯然對她說的話感到不滿及無奈。

「呀!原來你不是小靈靈?」名叫蕾的女孩,驚訝地看著我,然後吐了下舌頭「抱歉、抱歉,看錯了」。

 屁!你明明就知道是我!看你那帶著想看我變表情的玩味模樣就知道了!!連讀心術都省下了......你這單純的笨蛋。

「唉~小雪雪好冷淡喔...」看著我又裝出「被丈夫毆打的可憐怨婦」模樣。

真的讓人有種想一巴掌呼下去的衝動......,我沉默著。

「是幽雪......」我糾正她的叫法。

「阿呀!你不是都聽習慣了嗎?」

從來就沒跟你說過我習慣了!!聽你在放屁!,無表情中微微抽搐著。

......

 就在聊天的時間,鐘聲響起,本以為能一如往常的在學校生活,但沒想到事實並不如自己的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