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森林聖池貓眼≦★

關於部落格
歡迎各位來我ㄉ版版簽簽唷^^~歡迎你們來到此寒舍,這是給各位吃喝拉撒睡的廢墟
  • 19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飄﹍殞落(全)

‥‥‥ 那一年,你離開了… 而我的心,也跟著飄離… 我的未來,只剩下等待。 不管多久,我永不放棄,那屬於我們的…愛情。 天地萬物盡知我心,見證我們短暫戀曲… ** 櫻用手臂胡亂抹掉眼上的淚水,擠出一點笑容。「該去接雪回家了…」 // 「哈哈!你這個沒爸爸的小孩!!」忍者學校中的一群小孩把一名女孩圍了起來。 女孩有著役投籃黑色的中長髮,稚嫩的臉孔透露著恐慌。「不…!我…我有爸爸的!」 「少騙人了啦!沒爸爸就沒爸爸嘛!」 「對阿,幹麻亂騙人阿~?」 「要證明可以阿,把你爸爸叫出來就好啦!」 女孩抱著頭蹲下身,不停的顫抖,以很小的音量說著。「我有爸爸的…嗚……」 「喂,不要亂欺負人好嗎!人家本來就有爸爸了,怎麼?有啥意見阿?」一名男孩跳出來,把女孩護在身後。 「奕秋!奈良奕秋…!」女孩指著男孩,開心的笑了出來。 因為在這個學校裡,奕秋是唯一一個肯和他說話的人。 「算了算了!我們走吧!」找碴的小孩一個一個的跑掉。 奕秋拉起女孩,幫她拍去身上的灰塵。「傲雪,你要堅強點拉!否則都一直被欺負…看了我很心疼耶!」 井野和鹿丸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兒子。 雖然是小孩子的童言童語,但聽起來卻是十足的溫暖。 「奕秋,我們來接你囉!」井野朝奕秋緩緩走去,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 「伯父伯母好…!」傲雪有些害羞的向鹿丸井野打招呼。 鹿丸蹲下身,摸摸傲雪的頭。「媽媽還沒來接你啊?」 「雪,抱歉!媽來遲了…」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櫻馬上就來了。 傲雪飛撲到櫻的懷裡。「媽媽~~~」 櫻寵溺的摸摸傲雪的頭,抬頭看看鹿丸和井野。「鹿丸、井野,還有奕秋,謝謝你們幫我照顧雪…。」 「哎呀?不會啦!我們先走囉,明天見了!」井野笑著朝櫻揮揮手。 傲雪拉著櫻的手,大喊著。「奕秋哥哥,伯父伯母再見~~」 櫻按著傲雪的肩膀,看著她的臉,輕輕的笑著,那笑容充滿著無限的溫柔,和之前的冷漠截然不同。 「今天在學校開心嗎…?」 傲雪愣了愣,但隨即扯出一點勉強的笑容,因為…她不想要讓媽媽難過。「恩…!開心!」 櫻察覺到了傲雪的心虛,心疼的把她抱得更緊。「傻孩子……」 櫻當然也知道傲雪在學校在排擠的事情,但傲雪這孩子總是什麼都不說…  「媽咪~雪真的很開心,不要擔心好不好?」傲雪小手撫摸著櫻微皺的眉頭。 櫻笑了笑,那笑容帶有著欣慰,也有著抱歉。「恩,媽不擔心,傲雪也要加油喔!」 雪甜甜的笑了笑,伸出小手。「恩~打勾勾喔~!」 「恩…打勾勾…。」 // 「媽咪…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啊?」 雪這個無心的問題,深深的傷了小櫻,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掀起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 櫻身體輕震了一下,眼神流露著哀傷。「不知道耶…我想爸爸很快就會回來囉…」 她不能告訴傲雪,佐助就要回來這件事情… 因為她所接下來的任務,對傲雪來說,是多麼的沉重… >>「鳴、鳴人…!你怎麼出了這個難題給櫻阿…?」雛田有些生氣的看著鳴人。 >> >>鳴人沉下臉來,陰沉的表情讓雛田嚇了一大跳,因為他一直是很開朗的人,很少如此陰沉。 >>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阿…畢竟木葉還從沒有叛忍可以活著回來的案例…」 >> >>雛田依舊不死心。「你、你可以跨越這層障礙的…!你不是一直都有話直說的嗎?」 >> >>鳴人緊緊擁著雛田,表情很挫敗。「老婆…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覺得很無力…」 >> >>「鳴人…」雛田很驚訝,驚訝一向開朗的他,竟然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出現…。 >> >>鳴人隨即換上笑容,但在他眼裡,卻看不見一點笑意。「放心…我會努力的!因為…」 >> >>「這是櫻唯一的幸福!!」鳴人和雛田很有默契的說了出來。 >> >>// >> >>櫻悽悽的看著熟睡的傲雪,眼中凝聚著淚。「傲雪…媽對不起你…」 >> >>撫著傲雪的臉頰,輕聲的說著。 >> >>「孩子,你知道嗎?為什麼媽要把你取名叫做傲雪呢?因為媽媽想要妳,會因為爸爸是宇智波一族,而感 >> 到驕傲…。媽知道…你的夢想就是可以有個爸爸…而如今,媽媽竟然要親手毀掉你的夢想……」 >> >>眼淚不知不覺的滴了下來,滴落到傲雪紅撲撲的臉頰上,只見傲雪皺了皺眉,再沉沉睡去。 >> >>櫻趕緊把眼淚擦掉,卻越擦越多,最後她快速離開傲雪的房間,一個人走到了外頭。 >> >>希望能因為冷風的吹拂,而讓自己的心情沉澱下來。 >> >>但沒想到隨著風的律動,思緒也跟著慢慢飄離,回到從前那快樂無憂的生活。 >> >>// >> >>五年前,一切還都是那麼美好,那麼自然… >> >>「╬!火影大人!你又有什麼事情啦?」櫻用力的拍著火影辦公桌,很明顯的…桌子凹了一個洞… >> >>鳴人依舊那付不知死活的樣子,真不敢相信他就是堂堂的火影大人。「黑…你知道的嘛…」 >> >>櫻嘆了口氣,似乎對鳴人感到一點辦法也沒有。「好啦…拿出來吧!」 >> >>鳴人果真照辦,從身後挖出一堆不知堆了幾百年的文件。「吶…就這些拉…哈哈~麻煩你了!」 >> >>櫻看著這個文件砌成的小山丘,不禁臉冒青筋。 >> >>搞什麼啊!?這傢伙真的是火影嗎??天阿-----!!我命休矣..... >> >>「算了,看在你是為了跟雛田約會,就勉強再幫你一次。」櫻認命的抱起〝小山丘〞,吃力的往門外走去。 >> >>當櫻再煩惱該怎麼開門時,門突然打開了… >> >>耶?別緊張!當然不是靈異事件,而是...... >> >>「咦?佐助!!」鳴人吃驚的指著佐助,心裡暗叫不妙。 >> >>啊?佐助?  >> >>櫻努力的晃著腦袋,想要找個小空隙看看佐助,卻還是敵不過那座〝小山丘〞! >> >>佐助一把接過那座〝小山丘〞,用力的丟回鳴人的辦公桌上。「火影大人……」 >> >>「啊!?是!什麼事情!?」鳴人緊張的坐直身體。 >> >>櫻在一旁偷笑著。 >> >>呵呵… 鳴人也有這一天…! 活該押~~~!! >> >>「您自己的文件是不是該自己看呢?交給我們這些小小的忍者,就不怕會出錯嗎?」佐助慢條斯理的說著。 >> >>「啊?不會啊!我相信小櫻的能.....力。」鳴人被佐助瞪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 >>佐助冷哼一聲,揚起戲謔的笑容。「呵呵…然後呢?」 >> >>「欸那個…我看我還是自己看好了…呵呵…呵呵…」鳴人識相的撤回桌上的所有文件,一臉慘兮兮的。 >> >>櫻看了鳴人可憐兮兮的模樣,也有點不忍心。「佐助,沒關係拉,我可以幫鳴人一點點忙!」 >> >>鳴人眼睛頓時發亮,感激的看著小櫻,好像在說著…〝小櫻,你真是我的救星啊!!〞 >> >>很快的,佐助破碎了鳴人的美夢,他把小櫻拖出辦公室,回頭對鳴人辦了個鬼臉。「想都別想!」 「吶…佐助,這樣對鳴人…會不會有點狠阿…?」櫻拉拉佐助的袖子,有些擔心鳴人的樣子。 佐助不爽的臉更加明顯了,忿忿的說著。「不會!那是他份內的事情!用不著管他!」 櫻的神經還是如此大條,完全沒有發現佐助的異樣。「可是…他還要跟雛田約會耶…」 佐助忍不住怒吼出聲。「吼!!他要約會我們就不用嗎!?」 「耶!?啊!?」櫻被佐助的怒吼嚇得跳了起來,一時還沒搞懂佐助說的話。 「哼…」佐助把臉轉向旁邊,臉上還有著淡淡的紅色。 櫻看佐助這反應,突然懂了,而且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盯著佐助瞧。「嘻嘻~」 「笑啥!?」佐助的臉更紅了。 櫻用力一跳,跳上佐助的背,在他耳邊輕輕說。「吃醋囉?」 佐助的臉頓時紅的比富士山蘋果還紅,但打死還是不承認。「我、我哪有!」 「喔…沒有喔…」櫻故做失望的嘆了口氣。「那我去幫鳴人好了…」 咦?什麼?幫鳴人!?  佐助想都沒想的就直接爆吼出聲。「不准!!!」 櫻一臉傷腦筋的看著佐助。「你不是沒有吃醋?那讓我去幫忙一下鳴人嘛…」 佐助結巴了起來。「我我我我…你、你你你…吼!總之不、不行啦!我、我就是在吃醋啦!!」  櫻挑挑眉,笑的很…邪惡。「喔?真的喔…咱們的佐助也會吃醋耶~!」 佐助難堪的看著櫻,一把把櫻壓在牆上。「對…我就是吃醋……」 「咦?!」櫻未說出口的話,被佐助堵在嘴裡。 看似霸道的親吻,卻出奇的溫柔… 「你你你…」櫻雙手遮著紅透的臉,不敢直視佐助。 佐助輕輕笑著,眼裡滿載著說不盡的溫柔。「怎麼換你結巴了?小櫻~~~」 櫻掄起小拳頭,往佐助的胸膛小力的揍了一拳。「厚…你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啦!」 「好啦…我討厭拉…」佐助抓住櫻的手,往自己胸膛敲去。「那就打死我吧!我不會介意的!」 櫻沒好棄的瞪了佐助一眼,伸手摸摸佐助帥氣的臉龐。「我怎麼捨得打你呢…」 佐助輕輕擁著櫻,眼裡的溫柔和笑意漸漸的被數不清的憂傷取代… 小櫻… 我真的能嗎? 能擁有這幸福嗎?…  櫻像是察覺到佐助的不一樣,安靜的不說話,只是把佐助抱的很緊…很緊… 「櫻?…」佐助疑惑的看著懷裡的人兒。 櫻悠悠的開口,聲音很輕,很柔。「噓…就讓我們享受這短暫的寧靜吧…好嗎?」 佐助收攏臂膀,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天空。 過了許久… 天色漸暗,天氣也變的有些涼了… 佐助開口道。「櫻,變得有點涼了,我們回家吧。」 「好……」櫻很想起身,但還是抵不過濃濃的睡意,繼續攤在佐助身上。 佐助笑了笑,隨即揹起早已累壞的小櫻。「真是個愛撒嬌的傢伙…」 // 另一邊的鳴人則是....... 「嗚…怎麼還那麼多文件拉…」鳴人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突然,鳴人玩興大起,想要偷窺佐助在做啥。「拉拉~望遠鏡之術~來看看佐助小櫻在做些什麼~」 但,他卻在佐助家門口瞧見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宇智波鼬…!?」鳴人蹙起眉,拿起身旁的忍具,正準備前往佐助家時… 「鳴人…」雛田端著一盤尖尖的小餅乾,緩緩的走了進來。「來…宵夜喔…!」 鳴人趕緊把忍具藏在身後,勉強的笑了笑。「痾…雛田,我還不餓拉!你…先放著好了!」 「咦?…鳴、鳴人不喜歡嗎?…對、對不起…我我馬上拿走…」雛田的眼淚在眼眶打轉。 鳴人趕緊隨手抓了一把小餅乾,往嘴裡塞進去。「沒、沒這回事!我吃我吃!!」 雛田這才破涕為笑。「小心…別噎著了…」 唔…佐助那邊的情形不知道怎麼樣了? 我得快點!! 「雛田!我有事情先走囉!等等就回來!!」打開身後的窗子,縱身一跳,消失在夜幕當中。 佐助!你們一定要沒事…!一定要! 佐助打開門,瞪視著門外的人。「宇智波鼬!你來幹什麼!?」 「沒有阿,來看你變得多麼弱而已。」鼬邪笑著。「我現在就在這,不是很想報仇?那就來啊!」 佐助在掌中聚集著查克拉,往鼬的方向衝去。「千鳥!!!」 鼬不費吹灰之力就接下佐助的千鳥。「看來…你完全沒有變強嘛…」 「嘖…少廢話!」佐助退了一步,拿起苦無,往鼬的方向射去。 鼬輕鬆的把苦無擋掉。「八年了,足夠讓一個人成長或是腐敗了…而你,就是屬於腐敗這一類的人!」 「然後呢!?你還想說什麼!?」佐助雖處於不利的狀態,但眼裡的恨意絲毫沒有減退。 鼬看了看後方不遠處的鳴人,冷哼一聲。「嘖…麻煩的人來了…」 「你還有時間看旁邊!?」佐助生氣的往鼬的方向揍去。 鼬往後一跳,不再和佐助纏鬥。「就到此為止吧,我要走了。」 「站住!……?」佐助本打算繼續追擊鼬,衣服卻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扯住。 「別追了…佐助…」櫻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很堅持的拉住佐助。 「佐助!!小櫻!!你們沒事吧!?」鳴人急忙衝到他們面前,簡是他們身上是否有受傷。 櫻給了鳴人一個微笑。「沒事的!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鳴人嘆了口氣。 這兩個人現在應該需要好好談談吧…! 「那我先離開了,凡事小心點。」 「知道了!」在鳴人離開後,櫻臉上虛假的笑容,也跟著卸下。 佐助愣愣的看著小櫻,看著她憂愁卻佯裝堅強的表情,心就像被揪起來似的。「小櫻…?」 櫻安靜的盯著佐助瞧。「........」 佐助心疼的把櫻擁入懷裡。「櫻…別這樣…,你大可以問我阿!別這麼沉默好嗎?…」 櫻搖搖頭,微笑著,只是笑容有些苦澀。「不管你做了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 佐助一時語結,說不出話來,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說出他的決定。 「你要離開了,對不對…?」櫻幫佐助說出了他的決定。 佐助沒有回答,選擇了沉默當作回答。 「告訴我事實…好嗎?」櫻對上佐助的眼,眼神堅定無比。 「對不起…我還是選擇離開…對不起…我想得到力量…打敗鼬的力量…」 櫻沒有哭,也沒有鬧,只是安靜的走進屋內,幫佐助整理行囊。 佐助跟上櫻,把她的身子轉過來面向他。「別這樣…這樣我怎麼走的開…?」 「沒關係…我一點事也沒有…」櫻咬著唇,深怕眼淚會不爭氣的掉下來。 佐助捧起櫻的臉,擔憂的說著。「想哭…就哭吧…」 櫻原本忍住的淚水,也在這瞬間潰堤。「嗚……」 「櫻,請原諒我的任性…,唯有離開這裡,投靠大蛇丸,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強勁…」 「我懂!我都懂…,我也知道我不該哭,可是眼淚卻停不下來…怎麼辦呢…?」 佐助的吻輕輕落下,從額頭到嘴唇,從嘴唇到肩邊的瑣骨…  算是告別禮吧… 一個漫長、寂寥的夜就這樣過去… 「小櫻,抱歉…」看著櫻熟睡的臉龐,心不由得被揪的很緊。 佐助看看床頭上的時鐘。「時間到了…我該走了…」 再櫻額上輕輕落下一吻,不捨的看著她。「再見了…我的愛…」佐助轉身離去,不再回頭。 櫻依舊沒睜開眼,因為她不想面對,只是蹙起眉,靜靜的讓淚水滑落。 「我會等你的…」 // 陽光照在櫻的臉上,把她的思緒再次拉回到現實。 「天亮了阿…」因陽光的照耀,讓櫻的眼不由得瞇了起來。「該去叫傲雪起床了。」 「傲雪寶貝,起床囉。」櫻輕輕的搖著傲雪,壓低嗓音說話。 傲雪揉揉眼睛,伸了個懶腰。「唔…媽咪早安!」 櫻再傲雪臉頰印下一吻,笑咪咪的說道。「快去梳洗一下,要去上學囉。」 「好~!」傲雪柔順的應了個聲,隨即跳下床,衝向廁所。 櫻微笑的看著傲雪,心裡則是五味雜陳。 傲雪拉拉櫻的衣服,好讓櫻回過神來。「媽咪,傲雪好囉!」 「恩。」看著小傲雪,那懂事的模樣,感到很欣慰。 // 到了學校,傲雪笑嘻嘻的跟櫻說再見。 突然,操場飛來一顆球,從傲雪頭上飛過。 「咦?我去幫你們撿!!」傲雪自告奮勇,蹦蹦跳跳的往學校外面的樹林跑去。 傲雪疑惑的看著四周。「球勒…?我記得是掉到這附近的阿…」 「小妹妹,你在找這個嗎?」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來。 「咦?對對對!叔叔,謝謝你!」傲雪很有禮貌向男子九十度鞠躬。 你就是我的女兒嗎…? 眉眼間還有幾分小櫻的味道… 「不客氣喔,下次小心點就好囉。」男子臉上迷人的笑容依舊沒變。 傲雪一抬頭,才真正看清楚男子的長相。 咦?我記得這個人! 媽咪有拿照片給我看過! 媽咪說…這個人就是爸爸! 爸爸好像叫什麼來著的… 恩…… 宇智波佐助! 對啦!宇智波佐助!! 「那個…請問…你是不是姓…宇智波啊?」等到問出口,傲雪才驚覺自己的不禮貌。「阿…抱歉。」 男子笑了笑,摸摸傲雪的頭。「是阿,我叫宇智波佐助。」 傲雪張大嘴吧,呆愣住。 耶!? 真的是爸爸耶… 我有爸爸了…! 「你是爸爸…?真的是爸爸…?」傲雪舉起顫抖的手,指著佐助。 佐助將傲雪摟進懷裡。「恩。爸爸還知道你的名子喔!傲雪~」 也許是太高興了,傲雪不禁流下淚來。 櫻站在不遠處,看著這溫馨的畫面,不忍心去破壞,獨自流下欣慰的淚。 傲雪拉著佐助的手,想要帶他去學校裡,跟那些取笑她的小孩說--我有爸爸了!! 佐助像是知道傲雪的想法,就讓她牽著,牽到學校裡。 「奕秋哥哥,你快看!這是我的爸爸!」傲雪大聲叫著前方的男孩。 奕秋疑惑的看著佐助,但是基於禮貌,還是較了一聲--「叔叔好。」 櫻看佐助走進了忍者學校,緊張的跑過去,她不希望佐助有事。 「你們兩個跟我來!!」櫻一手拉著佐助,一手拉著傲雪,趕緊把他們兩父女拉出學校。 佐助看著終於現身的櫻,嘴角不禁上揚。 櫻將他們拉到樹林深處,才把手放開,深深的吸了口氣,將自己的決定說出來。「我希望你離開…」 「我希望你離開…」 「........」佐助臉上的笑容瞬間凍結在臉上,取而代之的是疑惑。「為什麼…?」 櫻沒有將傲雪拉回來,而是讓她待再佐助身邊,也許這樣可以讓她享受久一點的父愛。 「你,是個叛忍,而火影大人也下達了通緝令,我不希望你有事情,所以請你離開…!」櫻別過臉,不 敢再看著佐助,深怕自己的決心會動搖。「快走啊!」 「櫻…你說的我都知道,我已經不打算逃了。」佐助坦然一笑,毫無懼怕之意。 櫻大聲吼著,眼裡的淚水也跟著流出。「你這個笨蛋!你報仇了嗎?不要把生命浪費在這裡!」 佐助伸手抹去櫻的淚水,溫柔的笑著。「我是還沒報仇,但我認為…回來這裡才是對我的生命,最有意 義的…一點也不浪費喔!」佐助一手牽著櫻,另一手則牽著傲雪。「不管我們接下來能相處的時間有多 短暫,我還是想享受一下家庭的溫暖…原諒我的任性,好嗎?櫻…。」 「你這個笨蛋…」櫻難過的搖搖頭。「我要你活著阿…」 「媽媽…爸爸…」傲雪一手拉著爸爸,一手拉著媽媽。「傲雪也想跟爸爸媽媽永遠在一起…」 櫻的眼淚再次潰堤。「可是…這不可能啊!因為我就是接下那個任務的人!!」 「媽媽…?」傲雪的淚水也在眼眶中打轉。「為什麼不可能…?這個一直是傲雪的夢想阿…」 「媽媽對不起你…對不起…」櫻一把抱住傲雪,緊的幾乎要窒息了。 佐助輕輕扳開櫻的手,摸摸傲雪的頭。「傲雪,沒事的喔!先回去學校上課好嗎?」 「那…放學後爸爸還會不會在阿?」傲雪的童言童語,依舊讓人聽了很心痛… 「會!快去上課吧!」佐助笑了笑,對著傲雪揮揮手。轉身看著櫻,眼裡滿是無奈與憂愁。「小櫻…」 佐助閉上眼睛,輕聲說著。「動手吧…我願意承擔一切…」 // 另一邊的鳴人,正和木葉村的長老開會中… 「我反對!叛忍沒有活下來的資格!」一名長老大力拍著會議桌,眼裡滿是不贊同。 「我也反對!」 「我也是!」 其他的長老也跟著附和,沒有人贊成鳴人所提出的方案。 鳴人忍住即將爆發的怒氣,試圖想搏取大家的贊同。「請各位長老再想想看好嗎?拜託你們--!」 「不可能!」一半的長老們還是堅決反對。 鳴人終於受不了,管不著尊不尊敬了。「夠了!我一定要廢除這件條文!為什麼叛忍就一定要被殺?難道 你們不曾想過他們依舊還是善良的!?難道你們就不想想多少人的幸福握在那些叛忍手上?就因為一些極 為凶殘的叛忍,而否定了全部!?」 「這…那些善良的人是意外啊!」一名長老小小聲的反駁著。 「什麼狗屁意外!難道那些人就不是人嗎?!你們就如此輕易地否決他們的性命?!」鳴人繼續吼著。 「火影大人,不好了!!」一名忍者急急忙忙的衝進會議廳,在鳴人耳邊小聲的說著。「宇智波佐助已經回  到木葉了。」 鳴人想也沒想,馬上撇下所有的工作。「我馬上去!」在跑出門前,還不忘轉身對著那些長老說。「這件條 文,已經無條件否決了!我找你們開會,只是詢問你們的意見,而你們…並沒有權力左右我的決策!!」 小櫻… 千萬別動手啊! 你跟佐助還有轉機!  鳴人拿出他最最快的速度,往忍者學校旁的樹林裡衝去。 // 櫻拿出苦無,顫抖的抵在佐助脖子上。「對不起…這是任務需要…」 佐助笑了笑,眼裡一點生氣、恨意也沒有。「我知道,況且能死在你手上…我很高興…。」 「能死在你手上,我很高興…。」佐助毫不畏懼的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降臨,但小櫻卻遲遲沒有下手… 而是輕輕述說著…「佐助,聽我說…我等了你五年,等待的絕對不是這種結果…!所以……」佐助打斷櫻 未完的話語。「不,木葉是我的家,而你和傲雪…是我的家人…,我的人生也將走到盡頭,所以…我想回 到最熟悉的地方…走完這段…即將結束的生命…」 櫻的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掉,而佐助則是一臉心疼的抹去她的淚。「別哭…我會心疼…」握著櫻的手,溫暖 的感覺也跟著傳遞到櫻的心中。「別猶豫了…動手吧!」 // 另一邊的鳴人則是用他最快的速度,飆到了樹林外。 「嘖…樹林那麼大,我要從何找起啊?!」鳴人無言的看著前方,那片偌大的樹林。 此時,傲雪從樹林裡小跑步跑出來,當她看到鳴人時,則是一臉驚訝。「咦?火影大人!!」 鳴人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抱起傲雪。「傲雪,你爸爸媽媽在哪裡啊?我有事要找他們喔~」 傲雪馬上允諾,帶著鳴人衝去佐助那兒。 當鳴人他們抵達的時候,見到的景象是....  櫻已經高舉起苦無,準備往佐助的身上刺去。「對不起了…佐助…」 但以鳴人和他們的距離,絕對來不及去擋掉…但傲雪還是執意要過去。「媽媽!爸爸!」不過…傲雪的叫聲 很有用,果然讓櫻停下動作。「傲雪…?你怎麼在這?」傲雪展開雙手,護在佐助前面,小小的臉蛋早已被 淚水覆蓋。「媽媽為什麼要殺爸爸…?為什麼為什麼?傲雪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耶…媽媽好過分 …好過分…」 佐助從後方將傲雪一把抱起。「傲雪,媽媽沒有錯喔…是爸爸要她這麼做的…所以不可以生媽媽的氣唷…!」 「不要不要!不可以不可以!」傲雪鑽進佐助的懷裡,將眼淚鼻涕都往他的身上擦。「人家要爸爸…」 「小櫻,傲雪說的對阿…」鳴人從懷裡拿出櫻所簽下的任務單,把單子一把燒掉。「這任務已經無效了,所 以…佐助已經沒有罪了!而你們一家人…也可以團圓了!」 櫻和傲雪馬上展開笑容,但佐助…卻還是憂愁滿面。「鳴人…謝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但你可知道…我! 我剩下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佐助說的這句話,無疑是將小櫻再次叛了死刑。「騙人…騙人的吧?」 「........」佐助不願回答,深怕再次傷了小櫻的心。 「你說…我們是家人…對吧?」櫻握著佐助那幾乎沒有溫度的手。「那就應該告訴我事實阿…佐助。」 佐助那充滿罪惡的心靈,也在此獲得赦免。「我…在音忍村時,大蛇丸都會給我們吃一種藥,那是為了不讓 我們有任何背叛之心,而那種藥…並沒有真正的解藥,只能在每個月的十五日,吃下暫時壓住毒性的藥物… 然而現在,我逃離了大蛇丸,我的生命…也正式宣告終結…。」佐助苦笑著。 「不…不會的!我會盡我所有的力量…救你!」櫻強忍著淚,怎麼樣也不滴下來,因為她知道,真正辛苦難 過的…不是她,而是佐助!她笑了笑,更加堅定的握助佐助的手。「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櫻緊緊握住佐助的手,腦子裡不斷思考要如何救治佐助。 直接去找大蛇丸嗎?還是和醫療小組共同研發解藥?甚至去找綱手大人?…不!後兩個方法都太浪廢時間了,直接去找大蛇丸才是解決之道! 「小櫻…」佐助喚回沉思中的小櫻,直接道出了他的擔憂。「答應我…千萬不可以去找大蛇丸,懂嗎?」 櫻的眼裡閃過一絲震驚,但隨即恢復鎮定。「懂…」 在一旁的鳴人抱起傲雪,往外頭走去。「我先把傲雪帶回去上課了,你們好好敘舊吧!」 「等等!」佐助叫住鳴人。「你確定沒有問題?」 「什麼問題?我可是第六代火影大人耶!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鳴人希望用這嘻嘻哈哈的態度,能消除佐助對他的擔憂,他當然知道佐助說的是什麼問題,胡亂赦免叛忍的結果是什麼,他早已知曉。 「超級大白痴!正經典!快回答我的問題!」佐助有些勉強的撐起身子,瞪著鳴人的背。 鳴人向背後的佐助和小櫻揮揮手,繼續往前走去。「不用擔心,沒事的。」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我也要替你們做最後一件事情,誰叫你們是我最好的夥伴、最好的朋友呢! // 一回到火影辦公室,鳴人即刻下令。「除了春野櫻外,所有的醫療忍者全部到這集合!」 下達了一個極為艱鉅的任務。 「我要你們研究宇智波佐助所中的毒,還要研發出解藥,就是這樣。不得提出疑問和反對,解散!」 醫療忍者才剛離開辦公室,鳴人馬上接到了木葉長老的開會通知。 「我就知道…該來的還是會來,只不過沒想到這麼快而已…」鳴人苦笑著。「不過幸好我還來的及傳令,佐助小櫻…希望這對你們有幫助。」脫下火影的外袍和帽子,再離開前最後一次注視著辦公室的所有一切。「我做的火影夢也到此結束了。」 步履蹣跚的走到會議室,鳴人鼓起勇氣往裡頭走去,等著接受制裁。 「第六代火影大人,你可知道你犯下的錯是多麼的荒謬?竟然那麼隨便就赦免一個叛忍!這會引起許多人的不服,甚至會引起動亂!這種小小的道理,難道你不懂嗎?」年紀最大的長老提出他的不滿和決定。「經由我們這些長老的討論後,看在你對木葉村的建設良多,所以不給以重刑處理,但是…處罰還是要的!因為…這是你的責任!」 「從即日起,漩渦鳴人不再是木葉村的第六代火影了。」 「從即日起,漩渦鳴人不再是木葉村的第六代火影了。」 長老的眼裡透露著可惜,但仍還是說出的這句話,將鳴人推入了地獄間。雖然這話語只是平常不過的語言,但在鳴人耳裡卻是如此的冰冷、無情。 而鳴人…他所能做的不是反駁,而是苦笑。 「是…」鳴人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不在乎,但…卻似乎沒有辦法,慢慢的往前走去,將手中早已摺疊完整的火影外袍、帽子,完整的放到桌上。 在離開會議室之前,鳴人向各方長老提出了最後兩項要求。 · · · · · · · · · · 「別讓佐助和小櫻知道我不再是火影這件事情,還有…研究佐助解藥的醫療小組絕對不可以解散,拜託了…這是我最後兩個要求。」 長老們互相看著對方,過了一會兒…年紀最大的長老開口說。「好,我答應你!」 鳴人這才重新掛上笑容,向長老們鞠了個躬以表感謝。「謝謝你們,感激不盡。」 待鳴人離去後,老長老才感嘆的搖搖頭,道出他的不捨。「這麼優秀的一個孩子,卻為了昔日的同伴而賠上了火影這個名號,這樣…直得嗎?」 // 「你沒事吧?佐助!」櫻擔心的看著冷汗直流的佐助。 他似乎在忍耐著巨大的痛苦… 如果可以… 我想跟你一起分擔啊… 佐助…!! 「是不是…該去接傲雪回家了?」佐助勉強擠出一點聲音,拉回櫻的思緒。 櫻看看牆上的時鐘,輕點著頭。「是阿,我這就去接他放學。」 「等等。」佐助叫住了小櫻,有些顫抖的倚著牆壁站了起來。「我…也跟你一塊去。」 「可是……」櫻看著逞強的佐助,心裡泛起一圈又一圈的心疼,但佐助的眼神卻是那麼的堅定,她也不忍說出反對的話語,只能艱難的點點頭,屈服了。「那…我們出發吧!」 一路上,不管有多辛苦、吃力,佐助都堅持著要靠自己的努力走到忍者學校去接傲雪回家,因為他知道…這也許就是最後一次來接傲雪回家了。 路旁的櫻花樹正盛開著,象徵著春天的綺麗。 到了忍者學校,傲雪高興的衝向佐助和小櫻,似乎很驚訝看到佐助的到來,眼睛睜的大大的。「爸爸~媽媽~」 櫻蹲下身輕撫著傲雪那稚嫩的臉蛋,趙慣例的牽起她的小手。「走吧,我們一起回家。」 傲雪似乎有些不願意,有點靦腆的望著佐助,而佐助也注意到傲雪那水汪汪的眼睛了。「怎麼了?」 「我…我想要讓爸爸抱抱!」傲雪鼓起勇氣,一口道出她渴望已久願望。 小櫻正打算婉拒掉傲雪的要求,因為佐助的身體…實在承受不起這種要求。「傲雪,聽媽媽說…」 佐助卻搶先一步說出口。「好阿。」展開他的雙臂迎接傲雪那嬌小的身體,儘管語氣是如此的冷淡,但…動作證明了一切--父愛。 踏上回家之路,佐助的模樣看起來很疲累,但說什麼就是不肯放下傲雪,堅持要讓傲雪享受到這…遲來的父愛。 路旁的櫻花束經由夕陽的照耀,顏色變的有些亮眼,卻帶著柔和,花瓣隨風輕輕飛舞,隨風輕輕掉落。 佐助看著懷裡的傲雪和身旁的小櫻,心裡不斷祈求著。 老天爺,我知道我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也知道這是我應得的報應,但是…可否再給我一點時間,再讓我感受一次家庭的溫暖好嗎? 可否再給我一點時間,再讓我感受一次家庭的溫暖好嗎? 佐助看著那飄落的櫻花,眼神是那麼的深沉、哀痛… 自己的生命似乎也跟著一片一片下墜中的花朵…凋零…---。 「爸爸,傲雪是不是太重了?」那道稚嫩的嗓音,輕輕的傳入佐助耳裡。 佐助愣了愣,也感受到櫻那擔憂的視線,立刻搖著頭。「不會。」 「別勉強自己了…!」小櫻再也忍不住了,這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眼睛也開始凝聚著一層層的霧氣。 「我沒事。」佐助別過頭,避開小櫻的視線。 傲雪睜著圓滾滾的眼睛,也勇敢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爸爸留了好多汗喔!傲雪是不是真的讓爸爸很累啊?傲雪可以自己走的喔!沒有關係的!」 佐助停下腳步,重整紊亂的呼吸。「沒事,繼續走吧。」 「佐助…」櫻本打算繼續阻止佐助,卻沒料到,才剛抬眸就對上佐助那深沉的眼。「我知道了…」 「謝謝你,小櫻。」在風的吹撫下,聲音幾乎都被打散,但儘管音量很小,櫻還是聽到了…佐助真誠的感謝。 夕陽餘暉依舊美麗 櫻花也繼續的散發屬於它自己的色彩 而我呢…? // 另一方面的鳴人,因為不想讓家人看到自己垂頭喪氣的一面,努力的撐起笑容,舉起顫抖的手,輕輕推開了家門。「嘿!我回來囉!」 「鳴人,你回來拉…」雛田看著鳴人那不自然的笑容,心也被緊緊揪住。「鳴人…你…還好嗎?」 鳴人緊抿著唇,輕輕擁著雛田,把臉埋向雛田的頸窩。「就這樣…就這樣讓我靠著一下好嗎?拜託…」那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沮喪、無力… 雛田的肩膀傳來一片慢慢擴大的濕意,讓雛田更加心疼的抱住鳴人。 他…在哭嗎? 連哭的時候也那麼不坦率… 真是的…  雛田勾起一道心疼的微笑,眼淚也跟著滑落。「辛苦你了,鳴人。」 屋子陷入了一片寂靜,連微小的呼吸聲都聽的見。 現在,耳邊只傳來時鐘滴滴答答的聲音… 還有… 兩個平穩、頻率相同的心跳聲… 「老婆,以後辛苦你了…我…不再是火影了。」鳴人滿懷愧疚的說著,這般愧疚的心情也不知從何來…是因為覺得對不起雛田,還是自己從小的志願。 雛田輕輕推開鳴人,握著他的手。「辛不辛苦我都無所謂,只要有你在身邊就夠了。」雖然是如此簡單的話語,卻可以深深的感動、撫慰人心。「我只想問你一句話,鳴人。」 「你…後悔嗎?」簡單的一個疑問,卻深深敲進鳴人的心裡。 此時的鳴人才恍然大悟,原本烏雲密佈的心情也跟著轉為晴天。「我…絕不後悔!」 看到鳴人恢復原本的笑容,雛田也跟著笑了。「那就對了,只要你不後悔就行了,不管怎樣,我…都會在你身邊永遠陪著你。」 一個沉靜的春天 一個沉靜的夜晚 這是一邊的情形,而…另外一邊呢? 是否也跟著撥雲見日了? 還是… 依舊灰暗呢? 燦賴無比的星空,和粉嫩的櫻花 相互襯托… 讓兩者的美麗,顯得更淋漓盡致…--。 佐助在安撫櫻和傲雪睡覺後,拖著略顯無力的身子,步到了下午走過的那條路,倚在路旁的櫻花樹。「我的生命…是否也走到了盡頭?」 回想起剛到音忍村所見到的一切。 「看著吧,佐助。」大蛇丸指著前方的一名男子。「他吃了本村特製的毒藥,而他竟然還想逃離這裡,呵呵…這就是他的下場喔!」邪惡外加噁心的笑聲在佐助耳邊響起,還很得意的說著。「這也是屬於我的藝術喔!呵呵~~」 佐助搖搖頭,把自己的思緒拉回來,看著自己的手苦笑著。「大蛇丸的藝術?哼…我的下場…也會跟那個人一樣吧。」 // 翌日。 「火影大人!!」某名忍者緊張的呼喊著鳴人。 鳴人嘆了口氣,無奈的看了那名忍者一眼。「我已經不是火影了喔,不過…你有什麼事找我阿?」 「屬下知道你不再是火影了,但是在我心中,您永遠是我最尊敬的火影大人。」 「唉…別自稱屬下,還有…你叫我的目的應該不止是要說這些吧?」鳴人再次無奈的嘆口氣外加搖搖頭。 「是的,關於昨日您下達的研究解藥之命令,我們…實在是做不到,恕屬下無能!這種藥物的等級實在太高了,依我們的水準根本無法…無法完成解藥。」 鳴人驚愕的看著他,抓住他的肩膀搖晃著。「喂!你別騙我了!別開這種玩笑啊!」 「不…是真的。」忍者再次說出真相。 鳴人放開手,踉蹌的退了幾步。「別這麼快放棄…才一天不是嗎?拜託你們在試試看吧!」 「……是,我們會在盡力試試看的…但,成功機率真的不高…幾乎是零,請您要有點心理準備。」忍者輕躍到樹枝上,快速的離開。 鳴人沮喪的蹲下身,低頭注視著有點龜裂的大地。「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嗎?他們好不容易才團圓耶…難道就真的那麼殘忍?又要再次活生生拆散他們?」 突然,一掌打向鳴人。「我說,第六代火影大人阿~你在這裡做什麼啊??」因為力道過大,鳴人的臉直接和地面對上。 「唔…好痛…很痛耶!你這傢…伙…」鳴人顫抖著指著前方的女人,心情異常興奮。「綱綱綱綱手奶奶!你回來了!」 看著鳴人一臉期待的樣子,綱手隱隱約約感覺到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阿?會讓你這個一向嘻嘻哈哈的小子變成這副德行…。」 鳴人站起身,看著四週,故做輕鬆道。「咦?怎麼沒有看到好色仙人啊?」話才剛說出口,鳴人馬上被賞了一個爆栗,呵呵…相信不用說大家也一定知道是誰賞的吧! 「你這小鬼,什麼好色仙人?我是蟾蜍仙人啦!」自來也正經的看著鳴人。「聽說…你已經不是火影了?」 鳴人眼色一黯,艱難的說出口。「是阿。」 「你也該說清楚了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綱手盯著鳴人瞧。 鳴人這孩子,原本是那麼的開朗… 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副煩憂的樣子… 在我們出去旅行的這段日子… 到底發生的什麼事? 「先別說這麼多,快跟我走吧!」鳴人拉著綱手往佐助家的方向走去。 自來也跟在他們後頭,發出了一點疑問。「那現在要做什麼總要跟我們講吧!」 鳴人慢慢道出這段日子發生的所有一切,和他不再是火影的原因,語調淡淡的,好像就是再說著一篇故事…不屬於他的故事… 綱手和自來也原本平靜無波的心情,也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總之,我想能救佐助的人就只有你了!綱手奶奶。」鳴人也說出了為何自己會用滿懷希望的眼神看著綱手的原因。 綱手蹙著眉,無情的話語也跟著說出口。「鳴人,不是我要打擊你,老實說…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但是,就算只有零點零零一的希望,我也不會放棄!」 「但是,就算只有零點零零一的希望,我也不會放棄!」 鳴人堅定的說著。 綱手有些訝異,因為…這句話聽起來是多麼的震撼,多麼的有擔當! 這孩子,真的長大了… 在前往佐助家的路途上,卻看到櫻帶著傲雪急急忙忙的從反方向跑來。 「小櫻、傲雪,你們是怎麼了?幹麻一臉慌張?」鳴人不解的看著小櫻。 「佐助他不見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他都沒有回家!」櫻的臉上充滿著急、擔心的表情。「都是我沒有注意到!都是我的錯…」 鳴人只能安慰他。「別這樣,佐助沒事的!我們一起找吧!」 突然,櫻愣住了,呆滯的凝視著前方… 也許是心靈相通吧! 在剛剛的一瞬間… 她看到了! 看到佐助所在的地方了!! 「鳴人,不好意思!傲雪先交給你了!」不顧眾人的疑惑,櫻逕自往剛剛所見到的地方衝去,用她最快的速度往那衝去。 是那裡!往忍者學校的路上! 就是那排櫻花樹!佐助一定在那裡! // 佐助看著漸漸透明的身子,感嘆的笑了笑。「我的報應…終於也來了…」 抬頭看看高空的太陽,正在釋放著屬於它的光和熱 而櫻花也在我身邊陪著我… 幸福…… 我想…我應該也嚐夠了。 該是放下和離開的時候了…---。 咦?是誰?那急喘的腳步聲? 跑得這麼急… 可是我看不清楚… 那個身影… 到底是誰…? 是小櫻嗎? 糟糕了…… 「佐助!你果然在這裡!太好了!」櫻想也沒想就往佐助那跑去,想大力給他一個擁抱,順便在小小責備他亂跑的事情… 但是… 天不從人願… 就當她伸出手的時候… 手卻直接穿透佐助… 「怎麼回事…?」櫻錯愕的看著佐助的形體漸漸飄散、瓦解,眼淚也跟著跌出眼眶。 佐助蹙起眉,想開口安慰小櫻,想伸手擦掉小櫻的眼淚 但是… 他做不到…  他已經沒辦法在控制自己身體的行動了…  小櫻…別哭好嗎? 我已經無法再幫你擦淚了… 我想在離開的時候,看到的是你的笑容… 哭泣不適合你阿… 此時此刻,鳴人、傲雪、綱手和自來也也都趕往到這裡,他們也一臉驚愕的看著佐助… 一點一滴的消失掉… 綱手走到櫻的身邊,輕輕拍著她的肩。「別哭了…佐助不會想看到這樣子的。」指著佐助那即將消失的身影。「我知道很難,但是…笑一個吧!讓他走的安心…」 聞言,縱然心裡有萬般難過和不捨,櫻還是慢慢的扯出一抹牽強的微笑。 佐助這才不在皺著眉,安心的笑了… 綱手大人,謝謝你… 小櫻、傲雪… 答應我…你們要幸福阿… 話語剛畢…佐助的視線開始模糊,再也無法看清楚任何東西 而小櫻她們看到的景象則是… 佐助的身體開始飄散、瓦解...  化成一顆顆的細沙... 隨著風...  輕輕的飄... 飄離這他所眷戀的地方...---。 說出他最後一句話。 謝謝你們… 沙子也隨著風輕輕環繞在大家四周…… 永遠守候著…  木葉的櫻花…--。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